移动版

主页 > K彩系列 >

算法战:美军人工智能军事化应用进入"快进"模式

  智能化建设,雄心多大

  当前,美军情报信息收集能力与分析能力严重失衡,“数据信息多、可用情报少”的问题凸显。美国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局长罗伯特·卡蒂罗曾说,如果该局继续依靠手工方式筛选数据,未来20年需要雇佣800万名分析师!为此,算法战跨职能小组开发的首批智能算法将首先用于国防情报领域,以便将海量数据及时转化成可行动情报,从而更好地支持军事决策。

  事实上,美军智能化建设的雄心远不止于此。根据美国国防部的规划,算法战跨职能小组主要扮演“探路者”角色,负责演示验证人工智能的军事效用,为后续大规模研发和应用奠定基础。当前,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五角大楼的最优先投资领域。据沃克披露,在2017财年国防预算中,约有120亿至150亿美元用于人工智能和自动武器的研发。目前,在负责人工智能研发的5家美国联邦机构中,3家带有军方背景。据悉,美国国防部还将设立一个“机器学习中心”,负责将智能算法引入国家安全领域。

  纵观美军各军种出台的智能化发展战略以及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等研发机构的人工智能开发项目,未来5到10年内美军智能化建设将聚焦于四大领域。

  战场空间感知领域的智能化。重点是研发可识别网络攻击征候并发出告警的智能化代理人、具备感知功能的机载(车载、舰载)智能化系统,以及能够从缴获媒体中捕捉时间敏感型情报的智能化工具,用于解决战场感知面临的数据量大、复杂度高等难题,使指挥官实时掌握战场空间态势。

  力量运用领域的智能化。美军认为,智能化能够提高力量运用的速度和精度,尤其适合在反介入/区域拒止环境中使用。例如,研发级联式无人水下运载工具,执行进攻性布雷、海上扫雷、诱饵投送等任务;开发异构化小型无人机集群,执行态势感知、通信干扰、认知电子战和目标打击任务,支援小规模战术部队行动。

  防护领域的智能化。这方面主要涉及开发智能算法,用于在复杂电磁环境中自主协调和控制不同系统使用的频谱;研发无人水下运载工具,自主执行海上扫雷任务;开发自动化网络响应系统,控制网络武器的快速防御和交战。

  后勤保障领域的智能化。重点是装备保障和物流配送两方面。装备保障方面,运用智能软件和云计算能力分析和预测装备维修保养需求,辅以3D打印技术,使保障模式从当前的“拉动式保障”向“推送式保障”转变。物流配送方面,发展预测性物流和自适应规划技术,开发自适应物流决策支持系统,提高物流行动的弹性和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