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简介 >

热播剧抄袭乱相:过去的人还要脸,现在不要脸

网剧《热血长安》是近年来唯一一个承认抄袭并道歉的剧组。

3月10日,《热血长安》官微发表道歉声明,承认《热血长安》第四集抄袭了网络作家大风刮过的小说《张公案》,同时也做出了下架该集网剧、与该集编剧解约的处理。随后,大风刮过发微博称“珍爱每一丝纯善,赞扬每一份担当”。但部分网友对这个道歉声明并不满意。“道歉是应该的,为什么要夸奖。”“道歉都不‘艾特’原作者,没有诚意。”不过,在许多打死都不承认抄袭的同行衬托下,《热血长安》的道歉似乎成了一股清流。

针对此次道歉事件,本刊记者曾试图联系《热血长安》的制片方,但并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并不是说这个行为有多高级。”编剧余飞向记者表示,“这本来就是应该做的。只是之前郭敬明、于正之流太低级了。”余飞作为业内版权专家,曾在《芈月传》编剧署名权一案中担任过专家证人,也曾参与过琼瑶诉于正抄袭一案的鉴定。此次判定《热血长安》抄袭成立,也是他应《热血长安》片方之邀,断断续续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比对出来的。“本来在《芈月传》一案充当专家证人被黑后我已发誓不再比对剧本,但因为《热血长安》片方态度还挺诚恳,我就接下了。”余飞说。



热播剧抄袭乱相:过去的人还要脸,现在不要脸



鉴定剧本是否抄袭是件既难又重的活儿,需要一个字一个字地看,更别提有些剧本是“变相抄袭”,二者的剧情、人物和台词并不相同,可是故事内在的逻辑链却是一样的,这显然加大了鉴定抄袭的难度。2014年底的琼瑶诉于正抄袭案就是如此。琼瑶曾公开表示,于正的《宫锁连城》与她的《梅花烙》人物、台词都不相同,但“剧本中恒泰、连城、醒黛公主三人的主线发展情节,与《梅花烙》中皓祯、吟霜、兰馨公主等三位主人公之出身背景,及三人之间发展出的主从关系,可说是完全一致”。

为了便于记者理解,余飞打起了手势,“故事就像人类的DNA一样,都是些类似基因的基本分子的重组,就看你有没有独特的排列方法。所以很多时候这是个理科生的话题。”余飞曾用“理科生的办法”详细比对过于正和琼瑶的剧本,得出了一集抄袭十处的精确结论,也因此被于正的微信拉黑,“估计结下了一辈子的仇。”余飞在微博里调侃道。

过去的人还要脸,现在不要脸了

余飞的工作室位于北京市顺义区,这是一个安静的独栋小别墅。客厅正中央有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桌前对着笔记本电脑码字。“公司现在有十个人左右,其中七八个都是编剧。当然这七八个里面只有两三个是真正写过剧本的,其他的都是我慢慢带出来的。包括我们马上要播的《剃刀边缘》,那个编剧之前是一个牙医,从来没写过剧本。”

这种集体创作的模式在编剧行业中很常见。余飞告诉记者,目前全公司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他服务的,大家都住在这附近,几乎天天在一起,半夜随时都能聊剧本。“一部戏百分之八十的创意都是我的。不光是骨架,所有的重头戏,甚至连一些细节和台词都是我想出来的。我讲他们记,记了整理成大纲,然后再写初稿,每一个环节我都会亲自参与,任何一个部分如果他们进行不下去,我就亲自上。”正是靠着这样的方法,余飞才能“分身”同时做好几部戏。

但随着IP热的兴起,像余飞工作室这样的原创编剧团队似乎有些落伍了。“为什么现在IP这么热?因为资本捧别的东西捧不了,资本需要量产和复制,用这个东西套更多的钱。所以现在网文盛行,但我们原创编剧讲不了那个故事,传统作家逐渐被边缘化。”在余飞看来,IP热无疑是加重业内抄袭现象的原因之一。“抄袭行为在影视圈一直都有,但大规模的抄袭还是在所谓的‘IP热’兴起之后才开始的。”

曾创作过《铁齿铜牙纪晓岚》系列、《神医喜来乐》等剧本的编剧汪海林告诉记者,因为许多网文每天都要更新一两万字,迫于压力很多作者就会互相抄袭。“这就变成了一个原罪式的东西,一旦它们影视化,就会产生大量的版权问题,冲击原有的版权秩序。”

热播剧抄袭乱相:过去的人还要脸,现在不要脸

的确,近年来陷入抄袭风波的影视剧大多都是由IP改编的。2016年底热播的《锦绣未央》由秦简的同名小说改编,原著涉嫌抄袭200多部小说,被网友吐槽:“简直没有一句是自己写的。”号称网播量破300亿的IP大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著也涉嫌抄袭网络小说作者大风刮过的《桃花债》。然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这个IP还将改编成大电影,由杨洋和刘亦菲主演,预计今年暑期上映。抄袭的“黑点”似乎并未影响这些超级IP的改编和变现。

除了IP本身涉嫌抄袭以外,编剧抄袭IP的现象也普遍存在。影视策划晶晶(化名)透露,现在很多制片方想在短时间内做一个剧,都会先找几个同题材的IP文学作品,也不给IP作者版权费,再拉一伙都没怎么合作过的编剧一起改编。“但你又不能去怪编剧,周期太短没办法。而且现在国内编剧的地位和薪资也很低,一个号称投资一百万的网络大电影可能只花几千块钱就买了一个剧本,所以很多时候编剧只能去抄袭去敷衍。”身处制片方和编剧中间“桥梁”的策划人晶晶认为,“锅”不该全由编剧来背。

“资本的疯狂涌入、反面例子的示范、题材同质化严重……”在《热血长安》片方道歉后,余飞特意写了篇文章,详细总结了国内抄袭成风的原因。当记者问及法律在认定抄袭时是否有详细规定时,余飞还是忍不住开始激动起来,“过去也没人去鉴定抄袭,过去的人没有这么不要脸,真正抄袭的人一说他们,马上该自杀就自杀,该消失就消失,不像现在光屁股都能跑,还觉得这个挺光荣。过去的人还要脸,现在不要脸了!”

“如果于正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是个有种的男人,做错事不稀奇,是‘男子汉大丈夫’,做错了就坦白认错!”2015年12月21日,琼瑶在微博上写下了这句话。2014年5月,她将于正诉诸法庭。

一年后,这场官司以于正败诉终结,虽然于正被判公开道歉,但他依然不肯承认抄袭。在案件审理期间于正多次声称“抄袭琼瑶”只是一次巧合和误伤。“但凡有点文化的人,就知道电视剧、小说是继承和发展的。只有没文化的人才会说我是抄《梅花烙》。”在接受媒体的采访时,于正曾这样辩解。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即将开庭的《锦绣未央》维权案,被告秦简就是于正工作室的签约编剧,秦简曾为于正的《美人制造》编写剧本,该剧涉嫌抄袭作家周浩晖的小说《邪恶催眠师》。

“反抄袭联盟”协同作战

热播剧抄袭乱相:过去的人还要脸,现在不要脸



说起影视剧抄袭维权案,近段时间最引人注目的无疑就是《锦绣未央》。

抄袭100多位作家的200余本小说、47名编剧众筹19万元诉讼费、12名作家联名上诉、2000余万字抄袭对比证据堆了1.5米高……从2013年《锦绣未央》原著小说被爆抄袭,到今年4月《锦绣未央》涉嫌抄袭案即将开审,四年过去了,官司才刚开始打,就留下了一连串荒谬的、颇具戏剧性的数字。

“秦简(《锦绣未央》小说作者)被爆抄袭是在2013年2月,我是从2013年7月开始组织大家整理抄袭证据的。”志愿者青崖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最初关注到网文抄袭,是因为她喜欢的一位作家被人抄袭了。虽然《锦绣未央》并没有抄她喜欢的作家的作品,也不是她喜欢的小说题材,但秦简“恶劣的盈利行为”却彻底激怒了她。“从图书出版到影视、动漫和游戏的改编,所有人都为她亮绿灯,影响实在太恶劣。”

在网文圈,不乏青崖这样热心的志愿者,他们自发地整理了秦简作品中所有的抄袭段落,很多人主动揽活,中间即使有人因事离开了一阵子,在事情忙完后还是会回归团队继续整理工作。同时,他们还先后经营了三个微博 :“秦简抄袭档案”“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和“锦绣未央抄袭助手”,一边接受粉丝的抄袭爆料,一边公布抄袭事件的进展。其中,“言情小说抄袭举报处”的粉丝已有3万多人,在网文圈有一定的影响力。

为了让作家免受高额诉讼费的困扰,青崖还专程去了两趟北京,寻求编剧汪海林和余飞的帮助。此后,47位编剧众筹了19万元诉讼费。“第一次众筹花了5个小时,第二次只花了24分钟。”余飞说,“被义举吸引来的后来者经过第三次众筹又筹集了近三十万,用于其他有代表性或有重大影响的反抄袭和维权行动。”

“这是由志愿者发起,编剧牵头策划并资助的集体诉讼,是原创者生死攸关而又情深义重的跨军种协同作战。”余飞在微博上这样形容这场诉讼。谁都没有想到,这场原创者和抄袭者的战役,竟是由围观读者和编剧率先打响的。局外人的“同仇敌忾”,为这起案子平添了几分悲壮的色彩。

但看似和谐的统一作战背后,也隐藏着诸多尴尬。

为什么在解决了资金问题后,被抄的100多位作家只有12位上诉?其中有些人是因为怕麻烦,有些人是不屑于上诉,但还有一部分人的理由却是自己被抄的那本小说其实也涉嫌抄袭。更有甚者,非但不为自己的作品被抄袭而感到愤怒,反而还加入了《锦绣未央》的编剧团队。志愿者们在寻找100多位作家之前,都未曾想过会碰到这样荒诞的局面。

志愿者尴尬,编剧在众筹时也尴尬。“本来募集了一次钱不够,又要众筹第二次就已经很尴尬了,后面第三次众筹完多出来的钱怎么办也是个问题。”汪海林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后来我跟余飞讨论了很久,这些钱肯定不能存在个人账户上,存在公司账户上也不合适。最后律师咨询了一下司法局,说可以让律师事务所代管,但得签一个协议。但这个协议的甲方是谁,到现在也没定,毕竟我们捐款的有几十号人。”在如何管理慈善基金的问题上,汪海林承认他们比较滞后,缺乏经验。

“也是因为筹款前不知道能筹多少,没想到会出现这种问题。网友都特别踊跃,老让我们开放一个众筹的链接,我们都没敢弄,因为钱真的太多了。”余飞表示,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又不是搞创作给稿费,是我们捐钱。钱既然已经捐出去了,管理好就行,不贪污就行,有没有合同无所谓。”在做公益这件事上,余飞显得很洒脱。

“制片人利欲熏心”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编剧和小说读者都站在反抄袭的统一战线,有些影视剧粉却对此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涉嫌抄袭的是原著小说,又不是影视剧,因此制片方不该受到“株连”,导演和演员更是无辜的。那么,影视剧到底是否享有独立于原著的新的著作权?

余飞认为,不管制片方知不知道原IP涉嫌抄袭,都应该负有连带责任。“《锦绣未央》这个案子肯定会连带着一起告制作方的。谁都知道抄袭了,为什么就你不知道,你跟这个世界是隔绝的吗?这就像结婚一样,你会随便大街上拉一个人就结婚吗?”余飞告诉记者,只要是正常的投资方和制作方,都会和原著作者或编剧签合同,要求保证原创,一旦被认定是抄袭就得赔偿损失,“虽然这个实施起来很难,但合同上毕竟有这个条款。”

汪海林则在微博上多次怒怼购买抄袭IP的制片人。“有些制片人是我的朋友,现在我发现他们买了抄袭的网文做电影、电视剧,我觉得以后朋友没得做了,我对他们的人品也产生了怀疑。”截至记者发稿前,这条微博已获得一万多次转发。谈及制片人购买抄袭IP的原因,汪海林很生气,“有些制片人这些年可能被资本追疯了,或者原来品行就有问题。他们花这么多钱去买网文圈著名的抄袭作品,不就是利欲熏心嘛!”

“制片其实是一个非常专业的工种,但现在资本太热,很多制片人都是从别的行业转过来的,其中有些人纯粹是低学历、低素质的投机者,做的工作类似于包工头或者中介,买不买抄袭IP,全靠个人节操。”接触过大量制片人的影视策划晶晶直言不讳。

余飞认为,并不是说现在制片人突然变得没道德了,或者编剧地位变低了才导致抄袭横行。“其实一直都没变过,只是有时候聚光灯照到了不同的部位,或者资本进来以后让某个地方鼓起了一块。实际上它们过去就是鼓的,只不过现在鼓的更厉害一点。如果资本介入导致这个行业毁灭的话,那谁也没有办法,你看现在香港台湾的电视剧就受影响很大,日渐衰落了。”

不过,虽然网上对《锦绣未央》制片方的骂声不断,这起涉嫌抄袭案却并没有把制片方列为被告。对此,《锦绣未央》维权律师团的负责人王国华解释说,“如果要将他们列为被告,办理期限将是很长的时间。”仅原著小说的抄袭,志愿者们就花了三年的时间整理证据,如果要起诉影视剧侵权,比对时间也会很长。“打这个官司有两个难点。首先是抄袭的认定很难,国家在关于语句的抄袭方面是有明确规定的,但对于情节的抄袭还没有明确的法规。”为了不耽误审理时间,王国华决定先放下对影视方的指控,专心对付已有大量“关于语句”的抄袭证据的《锦绣未央》小说。

令人欣慰的是,“影视剧抄袭鉴定难”这个问题已经得到了业界的重视。3月20日,北京影视著作权专家鉴定委员会正式成立,鉴定委员会由14位法学专家和12位文学艺术界专家组成。在此之前,余飞曾公开发表文章称,“网络小说数量庞大,利益相关方也有可能进入鉴定机构,很难。”对此,身为鉴定委员会鉴定室主任的汪海林表示确实存在这种可能,“现在鉴定委员会里还没有投资人,但有人可能会是某个公司的法律顾问或文学顾问。现在网络文学的利益相关方比较广,我们也只能在实际操作中想办法规避。”

但“著作权案审理时间过长”这一问题似乎依然没有较好的解决办法。调查显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从2014年11月成立至今逾期未审结的案件约15000件。3月24日,王国华律师在微博公布,《锦绣未央》涉嫌抄袭案将于4月24日开庭审理。“法院审案效率,值得称赞。”王国华在微博上如此评价。而此时距离此案的立案日期(1月4日)已过去了两个多月。



看天下380期娱乐

厅长之死 |  |  | 留守

子闹剧 | 正确 |  | 中产虚伪



http://www.cpic-ing.com.cn/PcQ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