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简介 >

北京控烟协会会长批热播剧公然美化吸烟

原标题:控烟协会会长批热播剧公然美化吸烟

  北京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昨天通过微信公号批评黄金档热播剧《别叫我兄弟》的片尾曲《两个人 一支烟》,“美化吸烟行为,似乎兄弟情只有用烟雾缭绕才能维系……今年6月1日《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就要开始实行,这种使多年来净化荧屏的努力出现大倒退的行为,是不是应该得到社会舆论的谴责!”

  《别叫我兄弟》故事主要围绕任重和朱雨辰扮演的年轻人之间现实和情感的挣扎,片尾曲《两个人 一支烟》也延续了这种情绪,歌中唱道:“记得我们喜欢的那家小吃店,我们跟着它还是它跟着我们不停地在搬迁。你习惯掏出一根烟,用嘴点着举到我面前。其实在我们之间,有时话很多有时默默无言。这烟的牌子跟了我们很多年,不是没有钱,是因为钱多了有些事早晚会变。我们喜欢抽一口烟,弹弹烟灰还到对方眼前,过了午夜十二点,感觉又是相见的最后一天,两个人一支烟,这辈子注定要怀念,如果我走了,帮我点一支烟。”

  北京控烟协会会长张建枢在题为《病态的呻吟》的文章中猛烈批评了这首歌,称看完剧偶然听到这首歌,就像美餐后发现一只苍蝇,太倒胃口。“作者公然明目张胆地美化吸烟行为,似乎兄弟友情只有用烟雾缭绕才能维系,短短两段歌词,几乎全部围绕吸烟抒情。歌颂朋友的情谊可以有多种多样表演形式,为什么偏偏对吸烟这种不良嗜好,完全是负能量的行为情有独钟,可以说是无病呻吟,更准确地说是病态的呻吟。”

  对于批评,北青报记者致电《别叫我兄弟》出品方东仑传媒的董端端,他回应说,这首歌讲的是兄弟离别的伤感,并无美化或教唆吸烟的意思,“我们说的是兄弟的事,不是烟的事”,而且仅是歌词,绝无吸烟的画面。但他也表示,既然引起批评,愿意改正。

http://www.caogenz.com/sbk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