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K彩动态 >

狗仔卓伟后院起火背后: “八卦”是如何成为一门好生意的?

  卓伟作为媒体人,有着其他媒体无法匹敌的流量价值,风行工作室商业盈利的其中一个是与其他媒体平台合作,卓伟已经与爱奇艺、搜狐、乐视等众多视频网站、新闻门户合作,据悉,每条小料的价格在2000至3000左右。

  有人说,卓伟(原名:韩炳江)老师是个手艺人。那么大概现在他正面临所有手艺人的尴尬之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徒弟学成,另立门户,老师傅该怎么办?

  今天下午15时许,新浪微博上一个名为“新风行工作室”的官方账号发布了一封名为《山高水远,初心不变》的辞职信致卓伟,称因为工作理念的冲突,原风行工作室的摄影师们决定集体辞职,退出原风行。并且已经成立了新风行工作室。

  这个消息让从来都是舆论风暴制造者的卓伟一下子置身在了暴风中心,网络舆论迅速汹涌而起,“风行工作室摄影师集体辞职”话题盘踞微博热搜榜久久不下,热度不亚于卓伟曾经爆料过的任何明星。网友纷纷表示:卓伟老师“后院起火”“众叛亲离”了,新风行把卓伟给炒了。而风行辞职的工作人员中,因为爆出“陈思诚出轨事件”而进入公众视野的卓伟的徒弟@狗仔大圣也在赫然在列,并发文表示,“穿新鞋走老路,江湖再见!”一时网友感叹:果然是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风行看来是真的分家了。而全明星探的官微则轻描淡写回应了一句:我们都很好。

  不得不说,专业的狗仔记者就是后院起火了也不忘做爆料预告。风行摄影师的集体辞职事件,却解开了一个娱乐“八卦”产业的冰山一角,卓伟是如何将“八卦”一步步变成一门好生意的?

  起底风行工作室的核心人物:文字卓伟+摄影冯科

  2000年卓伟成为了天津《每日新报》娱乐新闻部的记者,工作一段时间后因为一篇《姜文参观靖国神社》报道被报社开除。

  2003年5月,卓伟与摄影记者冯科同时加入《明星Bigstar》,二人以狗仔偷拍的方式做独家新闻,文字卓伟与摄影冯科的搭档模式形成,并且一搭档就搭档了10年。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卓伟曾经表示:“我自己觉得要做独家新闻,得用非常规的途径和方式——就是偷拍和跟踪,是我自己有这个意识。但我不是摄影,我就跟冯科聊,他还是对新闻职业有点追求的,希望能做点好新闻、大新闻。慢慢我们两个人就一拍即合。”这次合作他俩拍摄到了刘晓英出狱后的首张照片。

  之后,这两人的组合连续曝光了李亚鹏、王菲的恋情,电影《十面埋伏》与《无极》的剧照,拍摄《无极》剧照之时,两人每天凌晨四五点钟爬上剧组城墙,然后一守一天,最后剧照曝光时,导演陈凯歌对于这俩人评价道,不知道是可气还是可敬。

  2005年《明星Bigstar》停刊,卓伟去了《新京报》娱乐版块,冯科去了新浪,两人分道扬镳。这段时期是卓伟比较疲惫的时期,一个人偷拍跟踪比较累,还因为一篇报道惹怒窦唯,闹了一出烧车事件。

  2010年,卓伟成立了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将风行工作室进行公司化经营,冯科认缴出资149.36万元,占股28.50%,是公司第一大股东。与冯科相比,卓伟对于新闻理想的信念或许更加执着,他曾经说,“我的志向就是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拍到东西,我的成就感不是我要做一个多大的公司,我有多少员工,而是要实现我的新闻理想。”

  而冯科则对科技、电子的东西更感兴趣,2012年冯科主张做APP,他认为APP不管作为媒介还是社交平台,都是未来媒体的一种发展趋势,2012年风行工作室上线八卦娱乐APP“爱娱爱乐”,这也就是“全明星探”的前身,彼时这款APP只是提供八卦新闻与咨询的软件。

  2014年底,卓伟与冯科二人各自自筹30万重新开发APP,“爱娱爱乐”更名“全明星探”,2015年1月,“全明星探”正式上线,添加了短视频与直播功能,并且更具备社交属性,用户可以行进粉丝爆料,成为八卦传播的发起者。这款APP凭借卓伟“中国第一狗仔”的名号,上线后下载迅速超过50万。

  靠“八卦”融资千万,“中国第一狗仔”到底靠什么挣钱?

  而风行的商业之路也是从这款APP开始的,2015年风行获得了联创永宣的天使轮融资,彼时冯科回忆投资情形,说似乎没费多大力气就获得了1000万投资,被问及“全明星探”获得风投圈青睐的原因,卓伟曾经表示:“他们看中的可能是APP潜在的一些功能和优势,利用手机的优势能够实现传统媒体不能做到的一些新闻的功能,把媒体的作用发挥到更大。”

  这个说法也许是对的,据了解,“全明星探”用户超过100万,日活数达到8万,该APP的官方微博粉丝数达到了217万。毫无疑问,此时卓伟与风行工作室已经成为了一种品牌,而品牌是会带来流量价值的。

  目前,卓伟的新浪微博粉丝数达到了699万,曝光白百何事件时,两天之内粉丝数长了130万左右,这种引流能力是惊人。而强大的品牌效应与引流能力则为卓伟形成狗仔记者的商业盈利提供了基础。

  单从风行工作室与“全明星探”的流量数来看,这两个平台均已具备承载广告完成流量变现的资格,但是对于广告装载,卓伟显得很慎重。他只是在“全明星探”上试水式的放过几个软性广告,网友的反应并不是特别买账。这似乎也在某方面保持了“全明星探”的独立性,不被资本裹挟而跑偏,保障了爆料带来的引流效果。

  但虽然“全明星探”上未见得明显的商业盈利,卓伟的狗仔品牌效应却在与日俱增。现在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规模已经扩大,相关联企业多大6家,卓伟自己管理运营的公司有3家。

  同时,作为狗仔,网友一直猜测卓伟存在一定的灰色收入,明星与媒体之间的公关费,或者联合炒作的红包。但卓伟却表示没有,“这个不是面子问题,也不是多少钱的事儿。我已经把话在微博上放出来了,如果我不报道,那么风行工作室这么多年的形象和信誉就彻底完蛋了,就是给我一千万我也不同意,当然也不可能给我一千万。”

  卓伟作为媒体人,有着其他媒体无法匹敌的流量价值,风行工作室商业盈利的其中一个是与其他媒体平台合作,卓伟已经与爱奇艺、搜狐、乐视等众多视频网站、新闻门户合作,据悉,每条小料的价格在2000至3000左右。同时网友的打赏虽然车水杯薪,但也可以算做一笔小收入。

  卓伟曾经说,“新闻能够让人有成就感也能够让人有挫败感,因为每天的新闻都是新的。如果今天我有一个新的新闻,我的成就感就来了,如果今天我没有,挫败感就来了。跟我们合作的媒体是因为他们觉得我们能做出他们没有的新闻,现在我们也是如履薄冰,如果有一天我们做不出别人没有的新闻了,我们的事业就做不下去了。”

  现在风行的摄影师集体辞职,但是知情人透露,并不是所有人都走了。有媒体称,有消息表示这次风行摄影团队的出走是由冯科领队。但是看卓伟心中安定,则说明风行的两大核心支柱并没有散伙,他还优哉游哉的说“周一见”,那么还是静心等待,毕竟卓伟老师一直是舆论操盘的一把手,这次是不是分家都说不准,说不定就反转了呢。